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料中心 > 政策法规 >
吉木萨尔县2018年第三季度“以案释法”典型案例汇编
发布日期:2019-04-28 11:55:51  浏览:  字体:   打印  来源:吉木萨尔县司法局

  [民事纠纷类]

  一、办婚宴后分手,彩礼是否返还纠纷

  案情回顾:2017年1月,25岁的李某经朋友介绍,与刘某相识,并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同年9月,李某和刘某将婚事提上了日程,但是,再向刘某家提亲时刘某的母亲张某要求;“彩礼少于4万元,你俩就别见面了。”为了结婚,以打工谋生的李某借遍了所有亲朋好友,终于将钱凑齐,并通过介绍人将钱给了刘某。2018年1月29日,李某与刘某未在民政部门领取结婚证,就先举办了婚宴。后来因为4万元的债务,使李某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他与刘某也因此产生了矛盾。2月7日,两人和平分手。分手后,李某想要回给刘某的4万元彩礼钱,但刘某及家人却仅同意退还1万元。无奈,李某将刘某及其母亲张某起诉至吉木萨尔县人民法院,要求对方退还剩余的3万元彩礼。

  裁判结果:经吉木萨尔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被告刘某、张某返还被告李某剩余的彩礼钱3万元。

  案件评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彩礼的,如属于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三种情形的,法院予以支持。也就是说,如果不符合这三种情况,法院将不支持返还彩礼。

  李某请求返还给付彩礼的请求符合以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法院应予支持返还彩礼。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虽然已举办结婚的婚宴等仪式,但未到法定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还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关系,也没有长期同居。且本案被告收取原告彩礼的数额较大,对原告李某生活确实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因此,被告刘某依法应当返还收取的彩礼。

  【典型意义】

  结婚彩礼钱是现代中国保留旧时结婚风俗,由男方支付给女方的聘金。有的地方称为聘礼、纳彩等,是中国几千年来的一种婚嫁风俗。按照这种风俗,男方要娶他家女子为妻时,应当向女方家下聘礼或彩礼。彩礼的多少,随当地情况、当事人的经济状况等各方面因素而定,但数额一般不在少数。目前,在我国广大农村,许多生活本不富裕的家庭,为了给付彩礼而举家债台高筑,造成了极其沉重的经济负担。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1950年、1980年《婚姻法》和2001年修改后的《婚姻法》,均对婚约和聘礼作出规定,且都规定了禁止买卖婚姻和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的内容。但目前我国很多地方仍存在把订婚作为结婚的前置程序,结婚给付彩礼现象仍然比较普遍。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订婚的彩礼也在不断提高,小到金银首饰,大到上万元的现金、汽车、住房等。一旦双方最终不能缔结婚姻,则彩礼的处置问题往往引发纠纷,诉诸法院的案件也逐渐增多。

  二、沙某丁、马某醉酒驾驶涉嫌危险驾驶案

  【案情介绍】

  2018年05月31日03时45分许,沙某丁驾驶新BR0460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未戴安全头盔),沿S239线吉木萨尔县辖区道路由北向南超速行驶至事故地点,与前方停放的车牌号为新C18996中型普通货车尾随相撞,造成沙某丁受伤。因沙某丁属醉酒后驾驶机动车,车主马某驾驶的车牌号为新C18996中型普通货车安全设施不符合技术标准,导致两车损坏的一起伤人道路交通事故。经该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现场调查处理,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沙某丁承担此起道路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马某承担次要责任。

  【裁判结果】通过取证调查处理,该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于2018年07月09日作出吉公交认字[2018]第02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并于当日送达事故各方当事人,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沙某丁承担此起道路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马某承担此起道路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认定书送达双方当事人后,事故双方当事人未提出异议。

  【案件评析】《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一条:“驾驶人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第二十二条第二款: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或者过度疲劳影响安全驾驶的,不得驾驶机动车;第四十二条第一款: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不得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在没有限速标志的路段,应当保持安全车速;第五十一条:机动车行驶时,驾驶人、乘坐人员应当按规定使用安全带,摩托车驾驶人及乘坐人员应当按规定戴安全头盔。

  这是一起典型的摩托车与中型货车相撞引发的伤人道路交通事故,双方当事人都为此承担了相应的法律责任,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通过此起事故,让我们再次看到了酒驾的危害,看到了摩托车驾驶员群体的安全意识薄弱,大多数是事故发生时,驾驶员均未配戴安全头盔;因此,加强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宣传,提高驾驶员安全意识仍然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法治课题。

  三、 当事人不服低保审批行为的诉讼案

  【案情介绍】2016年3月,由于李某与妻子唐某发生矛盾,唐某使用虚假的申请和证明材料,以其月收入3000元,超过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标准为由,申请退出低保。吉木萨尔县民政局批准停发了李某的低保金。2018年7月,李某发现低保金被停发后,向社区询问,得知了低保金被停发的事实。之后,李某向相关部门反映唐某弄虚作假导致停发低保金,严重影响其生活,提出要求向其一人发放低保金的主张,但一直未能解决。故向县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恢复发放。

  【处理结果】

  2016年3月28日,李某之妻唐某以家庭成员身份提出其家庭退出低保的申请,并提交了工作单位出具的“月工资收入3000元”的证明。同日,中心路社区居委会低保评审小组对唐某的申请作出决议,同意该家庭退出低保,并逐级上报县民政局低保办;县民政局审核后,作出同意该家庭退出低保的决定并通知李某。之后,民政局通过低保干事报送李某,县民政局2016年3月29日作出终止李某家庭享受低保的行政审批。

  【案件分析】

  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

  李某自2016年4月即知晓县民政局作出停止其家庭享受最

  低生活保障的审批决定,却于2018年7月才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且无正当理由,显然已超过2年的法定起诉期限。因此,应当驳回起诉。

  2.依据《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第二条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的申请是以家庭为单位。第四条第二款规定,*县民政局作为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负责本辖区内的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具体管理审批工作。

  李某的配偶于2016年3月28日向中心路社区提出其家庭退出低保的申请,并提交了所在单位出具的“唐某月工作收入3000元”的证明,其行为是代表家庭的行为,而并非个人行为。

  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对家庭人均收入低于"最低生活保障线"的居民就可以依法进行救济,它的覆盖面大,面对的是所有居民, 是中国社会救济制度的重大改革,也为城市居民建立起了基本生活保障衔接于其他保障制度之后的最后一道"防线"。使城市居民的生活困难能够得到及时解决,这有利于理顺群众情绪,有利于消除社会不安定因素,从而更直接地为现代企业制度改革服务,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但是申请低保也需符合法定条件,不可任意为之。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