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料中心 > 政策法规 >
【以案释法】涉夫妻债务司法认定典型案例
发布日期:2019-04-28 11:53:56  浏览:  字体:   打印

  近年来,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成为司法实践中的热点难点问题。为回应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最高人民法院分别于2018年1月出台《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2018年2月出台《关于办理涉夫妻债务纠纷案件有关工作的通知》,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逐步修改完善,使之更加符合实质正义的要求。

  为正确适用法律,统一裁判尺度,有效保障和平衡债权人及夫妻双方合法权益,引导公众正确处理涉及夫妻债务事宜,中院家事审判团队针对近三年来涉及夫妻债务认定的审判实践,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深入调研,遴选出认定事实清楚、举证分配合理、适用法律正确、裁判结果公正、社会效果良好且涵盖类型多样的典型案例,并提炼归纳简要案情、裁判要旨、判决结果和法理评析,现予以发布。

  1、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所负的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案情】

  王某、吴某系夫妻,2014年11月,王某、吴某与周某签订《借款协议书》一份,约定王某、吴某向周某借款20万元,周某依约向王某、吴某指定账户内汇款20万元。嗣后,王某、吴某仅支付利息至2015年3月19日,周某遂提起本案诉讼。

  【审判】

  一审判决王某、吴某共同偿还原告周某20万元及所欠利息。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判决已生效。

  【评析】

  本案系典型的夫妻双方“共签共债”的案例。夫妻作为平等的主体,有权知悉涉及婚姻家庭利益以及共同财产、共同债务的重要信息,对共同财产、共同债务行使平等处理权,这是夫妻共同财产制下双方地位平等、享有平等处理权的应有之义。“共签共债”原则,既可从债务形成源头上尽可能杜绝夫妻一方“被负债”现象发生,也可有效避免债权人因事后无法举证证明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而遭受不必要的损失,对于保障交易安全和夫妻一方合法权益,都具有积极意义。

  2、配偶一方未在借款合同签字,但在抵押合同签字,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案情】

  许某、吴某系夫妻。2012年11月6日,许某和典当公司签订房地产典当借款合同。同日,许某、吴某和典当公司签订房地产典当抵押合同,约定许某、吴某以共有房产作抵押,并办理了典当抵押登记。典当期满后,许某签订6张续当凭证,该当期届满后5日内,许某未赎当也未续当。典当公司诉诸法院。

  【审判】

  一审判决许某、吴某返还典当公司当金20万元、相应综合费及利息。若债务未能清偿,典当公司有权就抵押的房产经拍卖、变卖后所得的价款中优先受偿。后当事人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评析】

  本案借款发生于许某与吴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吴某虽未在典当借款合同上签名,但其在抵押合同上签名,表明其对本案借款知情且未提出异议,并自愿以夫妻共有房产向典当公司提供抵押担保,本案债务应视为系基于夫妻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将本案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

  3、长期分居期间,夫妻一方对外大额借款,另一方不知情,认定为个人债务

  【案情】

  原告张某甲与被告张某乙、许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2012年10月29日、30日,被告张某乙在其与许某婚姻关系存续但已分居期间,向原告张某甲借款共计400万元,由原告转账汇入被告张某乙账户。两被告已于2013年间离婚。

  【审判】

  一审判决被告张某乙应自行负责偿还相应借款及利息。宣判后,当事人未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评析】

  本案原告主张借款发生在两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属两被告夫妻共同债务,但经审查,在两被告离婚纠纷一案庭审中,被告张某乙实际认可2012年春节过后,双方一直处于分居状态,且陈述双方无共同财产、债权、债务。显然案涉借款发生在两被告分居期间。经核实,自2012年春节至原告转账案涉400万元及被告张某乙向原告出具《借据》(2012年11月4日)时,均超过9个月,通常在夫妻关系冷淡并长期分居的情况下,被告张某乙借支债务不会告知被告许某,家庭正常开支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天内借款400万元,亦无证据证明案涉借款发生期间,两被告的家庭有大项开支需要或建置了价值相当的共同财产,被告张某乙借款时也未告知原告借款是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故认定案涉借款属被告张某乙个人债务。

  4、配偶一方对债务知情,并自认用于家庭生活,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案情】

  吴某、黄某系夫妻,2013年8月3日,吴某向刘某借款3万元并出具了借条、约定了利息。后吴某、黄某未偿还借款及利息。

  【审判】

  法院判决吴某、黄某共同偿还上述借款及相应利息。

  【评析】

  吴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黄某表示对该笔债务知情,并自认用于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亦愿意共同偿还,故该笔借款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本案判决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夫妻一方为家庭日常生活所负的债务,原则上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只需证明债权债务关系存在、债务符合当地一般认为的家庭日常生活范围即可。若举债人的配偶一方反驳认为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则由其举证证明所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该举证责任分配符合婚姻法关于夫妻地位平等和对共同财产有平等处理权的规定。

  5、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

  【案情】

  2013年11月4日,陈某合在其与陈某洪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向许某借款300000元,后陈某合仅返还50000元,经催讨,夫妻双方未能还款,许某遂提起诉讼。

  【审判】

  一审法院缺席判决:陈某洪、陈某合应返还许某借款250000元并支付相应利息。泉州中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许某一审诉讼请求,并将相关违法犯罪线索及材料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

  【评析】

  二审审理中,泉州中院依法传唤夫妻双方、许某本人、证人到庭。证人陈述,陈某合与许某在晋江某酒店讨论借款用于开赌场。结合陈某洪提交的谈话录音及证人的证言,法院查明许某将诉争30万元经手借予陈某合,由陈某合用于在晋江某酒店开设赌场等相关活动,而许某作为出借人明知该借款用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的规定,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款人借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然提供借款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诉争借款虽发生于陈某合、陈某洪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借款用途违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第三款关于“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诉争借款属非法债务,依法不予法律保护。

  6、夫妻一方对外短期内多笔借款,且用于日常生活亦违反常理,认定为个人债务

  【案情】

  2013年3月1日至2014年5月17日期间, 被告翁某在其与被告曾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向原告借款18笔,共计205100元,18笔借款出借时间间隔极短,最短间隔时间为当天连续出借两笔。原告以涉诉债务用于两被告夫妻共同生活,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请求判决两被告共同偿还。

  【审判】

  一审法院缺席判决被告翁某应自行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未上诉,现已生效。

  【评析】

  夫妻共同债务推定规则并非无视夫妻共同债务的本质特征,而是在依本质特征难以认定时的一种法律推定,但仍应综合考虑债务的形成、举债的合意、借款的用途以及借款利益的分享等因素,综合判定债务性质。本案借款虽发生于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涉诉18笔借款出借时间间隔极短(最短间隔时间为当天连续出借两笔),违反常理且已明显超出日常共同生活所需,原告作为债权人在连续出借多笔款项时应当对借款是否系夫妻共同意思表示或是被告翁某用于个人消费负有合理的注意义务,其完全可要求两被告作出明确的意思表示或共同实施该行为,现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已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被告翁某短时间连续借款的18笔款项是用于两被告共同生活,故其主张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7、配偶一方非买卖合同相对方,未参与买卖行为,事后亦未追认,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案情】

  汪甲与汪乙系夫妻。汪甲多次向陈某购买皮革,2014年12月18日经结算,汪甲结欠陈某货款121万余元并出具结欠条,后汪甲仅偿还2万元,陈某起诉要求汪某夫妻共同支付货款及利息。汪甲的代理人在未经汪乙授权的情况下,与陈某达成汪某夫妻共同支付货款的调解协议,后汪乙申请再审请求撤销调解协议并认定本案债务为汪甲个人债务。

  【审判】

  再审一审判决撤销原民事调解书,判决汪甲、汪乙共同支付货款及利息。泉州中院二审改判本案货款及利息由汪甲支付。

  【评析】

  本案中买卖合同的当事人系汪甲与陈某,汪乙并非买卖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亦未在陈某与汪甲结算货款的结欠条上签字确认,陈某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汪甲、汪乙共同向其购买皮革,故对陈某主张汪乙应与汪甲共同支付本案货款及利息损失的诉求,不予支持。汪乙关于其并非买卖合同的相对方,本案不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主张成立,予以支持。

  本案判决将债务的负担是否基于夫妻共同意思表示的举证责任分配给债权人,既符合“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诉讼原则,又符合合同相对性原则,同时也引导债权人在债务形成时应尽到充分的审慎注意义务,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的立法精神相符。

  • 上一篇:
  • 下一篇: